-

聽到墜影話的那一瞬間,陸晚神情一震,不敢相信的抬眸朝眼前滿身血腥味的男人看去。

黑暗中,陸晚看不清他的神情,但他雙眸發亮,竟讓她生出了一絲熟悉感來。

可不等她想清楚這一絲熟悉感來自何處,墜影對她道:“會哭嗎?哭出聲來,假裝掙紮哀求,讓我放過你,聲音越大越好……”

陸晚怔怔聽著,卻明白了過來。

她蒼白的小臉瞬間變得通紅,但如今她惟一可以相信的人,就隻有他了。

如此,她點了點頭。

墜影走到桌前,‘砰’的一聲掀翻桌子,又踢了幾下土炕,一片混亂的嘈雜聲立刻傳了出去。

陸晚見狀,捂著臉也緊隨著開了口。

“嗚……”

她哀哀的哭起來,邊哭邊求饒。

“求你放過我……”

陸晚的嗓子被點了啞穴,白日裡才被解開,這會子,嗓子還未完全打開,帶著一絲嘶啞,再加之她的聲音本就嬌柔,如此結合之下,她的哭聲嗚咽婉轉,泣淚無助,偏又嫵媚動人,落進外麵那些人的耳朵裡,簡直要人命。

頓時,那些人眼前的畫麵,皆是嬌媚的小娘子,被二當家淩辱蹂躪的火熱場麵。

墜影聽到她的哭聲,身形一滯,禁不住回身朝陸晚看過來。

屋內一片昏暗,雖然什麼都看不清楚,但陸晚感覺到男人停下來的動作,頓時尷尬的止住了聲音。

許是瞧出了她的難堪,墜影開門出去了……

陸晚又哭了好一會兒,嗓子火辣辣的痛。

正不知道要哭到什麼時候的時候,墜影從外麵返回來,手裡拿著一個包袱,對她道:“可以了,走吧!”

聽到他的話,陸晚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冇想到他竟真的願意放她走。

按下激動的心情,陸晚趕緊跟在他身後外走去。

彼時,夜已深,月亮不知躲去了哪裡,隻餘幾顆星子在遙遠的天際微微閃爍著。

陸晚不識山寨裡的路,幾次差點被拌倒,最後墜影抓起她的手,帶著她貼著牆根朝外走去。

他帶著她一路摸黑,極小心的往馬廄方向潛去。

就著這點微弱的星光,墜影帶著陸晚順利來到馬廄,而先前負責看守她的兩名手下,已牽著馬在那裡等著他了。

“公子……”

“快出發吧。”

墜影將一根韁繩扔給陸晚,自己翻身上了另一匹馬。

“會騎馬嗎?”

他在馬背上問陸晚。

陸晚隻恨不得立刻跳上馬背騎馬逃出這裡,所以不等回答他的話,已是利索的翻身上了馬背。

看著她如此利索的動作,墜影再冇說什麼,帶著她和兩名手下,衝出馬廄,朝著山寨的大門口奔去。

眼看到了山寨的大門口,山寨裡突然亮起了火把,嘈雜的人聲傳來了。

“大當家,他們跑了……”

“快追!”

陸晚回頭一看,隻見各處院落屋子裡,湧出許多人來,衝在最前麵的,正是那頭領,墜影的師兄。

陸晚生怕被他們追上來,沉著臉咬牙重重抽了身下的馬一鞭子,催著它趕緊往前跑。

若是被追上,她就真的死路一條了。

所幸,他們離寨門已經很近,墜影兩名手下跳下馬背打開寨門,陸晚騎馬挺身一躍,衝了出去……

夜風微涼,空氣裡帶著山間特有的泥土樹木的清香,讓陸晚渾身一振。

衝出山寨門的這一刻,她逃脫出了牢籠,身心通暢。

一口氣跑出小半裡路,她回身朝身後看去,看墜影與他的兩名手下有冇有逃出來。

所幸,陸晚很快看到他們的身影也從山寨中出來了,她心裡徹底一鬆,正要繼續打馬向前,卻見那頭領登上了山寨門樓上,喊住了墜影。

“墜影,你瘋了嗎?你竟然放了這個女人,還要跟她跑?”

墜影勒馬停下,調轉馬頭看向門樓上的頭領,道:“師兄,你也抓緊時間帶著兄弟們走吧,不然我怕你來不及了。”

那頭領神情一震,“你什麼意思?”

墜影道:“那假礦圖上麵被塗了雞舌香,雖然它被我們扔在了半路上,但想必翊王的人也會很快尋到這山頭上來,你若不想等著被他們血洗山寨,就帶著兄弟們趕緊逃命!”

聞言,其他人等皆是麵露惶色,他們都聽過翊王的手段,不免害怕起來。

那頭領麵上也閃過一絲慌亂,但很快鎮定下來,咬牙道:“好,我信你的話,你將那個女人再抓回來,有她在,那李翊就不敢對我們動手。”

墜影嘲諷一笑:“師兄說笑了,李翊是何許人?他睚眥必報,且心狠手辣,就算今日他肯放過山寨眾人,也難保他後麵不會記仇再捲土重來?所以這座山寨註定是保不住了。”

“但留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師兄帶著眾兄弟逃過這一劫,日後東山再起也不難。”

“那你要去乾什麼?為什麼不留下來與我們一起?!”頭領瞪著墜影,雖然知道他說得有理,但對他也起了懷疑。

墜影道:“我與李翊有不共戴人的私仇,我要自己解決,所以帶著此女去見他。”

頭領想到方纔他故意與陸晚做出的假戲哄騙大家,早已是不再相信他了,惡狠狠道:“說到底,你就是要救這個女人,她到底與你是什麼關係?你不怕主公要你的命嗎?”

說話間,山寨裡其他人騎馬追了出來,那頭領從木樓上縱身躍下,落在下麵的馬背上,朝著陸晚追過來。

墜影拔劍擋住他的去路,沉聲道:“實不相瞞,她相助過我,於我有恩,求師兄看在我的情麵上,放她一馬。”

頭領勒馬看著他,不免遲疑了。

“可你應該知道,你今日這般,不止背叛了主公,也是背叛了整個山寨,與我的同門情誼也斷了,日後這世間再難有你的容身之地了,你可想清楚了?”

墜影眸光冷凝,手腕一轉,手中長劍朝著自己的左手劃去,劍身鋒利,頓時手臂上血肉崩裂,鮮血迸出。

“這一劍,就當是我還欠大家的。求師兄不要再追來,趕緊帶著大家逃離此處,否則就真的來不及了!”

說罷,他再不停留,調轉馬頭,朝著陸晚奔去。

那頭領似被他的舉動怔住,默了片刻,終是冇有再追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