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亮後,屋外的動靜終是停了下來。

熬了兩宿冇睡,陸晚扛不住,靠在土炕上睡著了。

可她又睡得極不安穩,時夢時醒,昏昏沉沉,腦子混沌得很。

墜影的兩名手下進來看過她兩次,給她帶了兩個饅頭和一壺水。

陸晚已感覺不到餓了,她迷濛睜眼,看著外麵的日頭。

日頭已升得很高,大概已到巳時。

李翊此刻,隻怕已到趕到了君山亭。

卻不知道他此時如何了?有冇有識破敵人的詭計陷阱,安全脫身?

但以他的性子,若是看不到自己,他隻怕不會罷手。

若是與墜影他們纏鬥起來,他一人再厲害,雙拳也難敵四手,萬一出事怎麼辦?

陸晚越想心越慌,胸口似壓了一塊大石,幾乎喘不過氣來。

她恨不能立刻逃出這裡,去尋李翊。

可莫說逃出山寨,那兩個看守她的人,連房門都不讓她出。

“你省省心吧,我家二當家說了,你留在這裡,或許還能保住一條小命。你若想著逃出去,不出這個寨子,就被外麵那些男人拆成骨頭吃了……”

見她一直坐立難安,還想著找各種理由要出去,看守她的人,忍不住在外麵冷冷警告著她。

如此,陸晚徹底死了心……

她呆呆的坐了許久,日頭漸漸偏西,天色暗沉下來,屋子外麵土坪上,又點起了火堆。

昨晚那群男人,又開始聚在那裡喝酒。

他們談話的聲音很大,陸晚隱約聽到幾句,無一不是在談論她。

言語露骨粗俗,簡直不堪入耳。

陸晚挪到窗戶邊上,看著通往山腳下的路。

她的心裡,既盼著墜影快點回來,又不想看到他回來。

她盼著他回來,是想知道事情到底怎麼樣了,還想著向他求求情,讓他放了自己。

可她又不想看到他回來,因為他若平安回來,就代表李翊出事了……

心裡愁苦不堪,陸晚的心如放在油鍋裡煎,痛苦難熬。

又不知過去多久,外麵的火堆漸漸熄滅,那群喝酒的男人也都散了,天色濃黑如墨,夜已經很深了。

陸晚眼皮發酸,止不住地往下沉……

她剛一入睡,就夢到了李翊,夢到他在東郊大營冒著獵獵厲風,意氣風發點兵的威風樣子。

那時的他,是真的光芒萬丈啊,連身後霞光萬道的紅日,都被他遮去了光亮。

夢裡,陸晚歡喜的朝著點將台上的男人奔去,她不顧一切的跑向他,歡喜到熱淚盈眶……

耳邊,似乎真的傳來了校場上的陣陣馬蹄聲,陸晚被驚醒過來,透過窗戶,看著下麵土坪上突然冒出十幾乘的騎隊,以為自己在夢裡。

半夢半醒間,她以為是李翊來救她了,歡喜的一下子站起身,朝門口奔去。

她摸摸臉龐,臉上早已濕潤一片,她怕被他瞧見她這般狼狽的樣子,連忙拿帕子擦了。

腳步聲果然停在了門外。

陸晚從門縫裡朝外看去,正想拍門告訴李翊,她在這裡,卻從門縫裡看清,來人不是李翊,卻是墜影與他的師兄,領著一眾人回來了。

剛剛生起的希望,瞬間破滅。

而看到他們安然回來,陸晚一顆心急劇墜落,眼前一黑,差點昏厥過去。

他們是不是得逞了?

那李翊呢,他如何了?

不等她從悲痛中回神,門外傳來了他們的談話聲。

那個黑衣人頭領,眸光發紅,作勢要踹門闖進來,卻被墜影攔下了。

“師兄,且慢……”

墜影明白他要做什麼,欺身上前,擋在了門前。

黑衣頭領冷冷看著他:“怎麼,你還真的看上她了?你讓開,我要殺了這個臭婆娘,給老三報仇!”

陸晚心口怦怦直跳,身子發軟,順著牆根往下癱滑下去。

墜影身上滿是血漬,咬牙道:“我知道大哥要替老三報仇,可就這樣一刀殺了她,太便宜她了。”

黑衣頭領滿身煞氣:“那你說怎麼辦?”

墜影道:“兄弟們不是都饞她的身子麼,不如先睡了再殺!”

聞言,黑衣頭領似乎不太相信他,“你捨得?”

墜影勾唇譏誚一笑:“當然捨得,不過想求師兄行個方便,今晚,讓我先來!”

黑衣頭領血紅的眸色沉沉盯著他,狠聲道:“你不要忘了,那翊王狡猾多端,他身邊的女人,也不簡單,你萬不可一時心軟,再著了她的道。”

“三弟今日折在他手裡,而那災銀一事,也被他們識破,鐵礦圖也是假的——此去,不止無法向上京/城裡那位交差,更無法給主公一個交待,你若再因為這個女人誤事,到時你的腦袋也不要留了。”

墜影瞭然一笑,道:“師兄說哪裡的話,我嘗過滋味後,就把她讓給其他兄弟,等大家都玩膩了,再殺了她給三弟報仇。”

黑衣頭領這才點了點頭,領著眾人憤然走了。

屋內,陸晚聽得心驚肉戰,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但胸口的那塊大石卻鬆下——因為聽他們的談話,她知道李翊冇出事。

如此便好……

房門從外麵推開,一道黑色身影走進來。

陸晚咬牙從地上爬起身,拔下頭上的簪子抵在脖子上。

“你若敢碰我,我立刻死在這裡。”

墜影滿身血腥氣,灰靄色的眼睛裡,如撒上了一層血霧。

他冇有理會陸晚的威脅,徑直走到桌邊,看到桌上冇有動的水和食物,抓起早就冷掉的饅頭咬下一大口。

“你果然不值錢!”

等嚥下了嘴裡東西,他譏誚笑道。

“李翊拿了一副假礦圖來換你,還命人將整個君山團團圍住——他根本冇有將你的生死放在眼裡,你還在這裡為了他做殉情的傻事,簡直可笑!”

陸晚纔不會上他的當:“他不是不在意我,他是識破了你們的詭計,知道你們根本不會帶我去交換……”

聞言,墜影似乎突然生起來怒火來,他手中咬了一半的饅頭毫無征兆的朝著她的手腕砸來,陸晚手一麻,簪子掉在了地上。

不等她去撿起,眼前黑影一閃,墜影已閃身來到她麵前,扣住她的手腕。

他起身之時,帶翻了桌上的油燈,屋子裡陷入了一片黑暗。

“你若想好好活著離開這裡,就乖乖聽我的話。”

黑暗中,他咬牙威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