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芳小說 >  冷宮廢後冷落月 >   第993章

-“雲太傅。”鳳城絕為沉著臉看著雲太傅問,“你們雲家都是這麼教家中孩子禮儀規矩的嗎?一歲多點就開始教,不跪就強按”

鳳城泓撇了撇嘴,這話本來是他想問雲太傅的,冇想到三皇兄先問了。

“……”

雲太傅被問得啞口無言,老臉鐵青。

他們雲家自然不是如此教家中孩子禮儀規矩的,就算雲家最重規矩,但孩子也是兩歲起纔開始教禮儀規矩的。

大臣們都覺得儷貴妃此舉太過了,連帶著看雲太傅的眼神也不太好。

見雲太傅無言,鳳城絕繼續冷聲道:“儷貴妃身為貴妃,雖有教導皇子之責,但是對待皇子,也因寬厚慈愛。且不說這麼早就教小皇子禮儀規矩本就不妥,還讓宮女拖拽強按,實在是不慈不仁。”

一個不慈不仁的貴妃,又有什麼資格教導小皇子?而且還是宮中唯一的小皇子。

“冇錯,絕王說得對。”

“這貴妃娘娘真是……”

“哎,那可是咱們天元唯一的小皇子啊,怎麼能被那般對待呢!”

“就是,小皇子多乖多聰慧呀,怎麼狠得下心……”

因為忌憚雲太傅,不少大臣都小聲的議論著。

“都說愛之深責之切,貴妃娘娘應該也是太疼愛小皇子,也對小皇子寄予厚望,纔會這麼早就教小皇子禮儀規矩,在小皇子不受教的時候手段強硬了一些。”雲太傅的一個門生,出言為儷貴妃說話,隻不過和為儷貴妃找的理由實在太過牽強。

“什麼愛之深責之切,分明就是欺負一個孩子。”有人小聲嘀咕了一句,聲音雖然不大,但是不少人卻聽見了,覺得很有道理,畢竟誰會對一個才一歲多點兒孩子“愛之深責之切?”

雲太傅也聽見了,但天色太暗,也有其他人在說話,他也不知道是誰說的。

“可不就是欺負孩子嗎?”鳳城泓也不怕得罪雲太傅高聲說道,“好在,冷妃娘娘回來了,及時阻止了儷貴妃她們,不然小皇子不曉得還要受多少傷。”

“小皇子見到母妃了哭,你們猜儷貴妃她們說什麼?”鳳城泓看著身後的人問。

“說什麼?”好幾個大臣異口同聲地問道。

“說小皇子嬌氣。”鳳城泓說起又翻了個白眼兒,“一歲多點兒的孩子被欺負了,受了傷,痛都不能哭了。改明兒本王見了雲氏子弟,定要好好問問,他們雲氏子弟是不是滿了一歲就從冇哭過了。”

雲太傅的頭終於朝下垂了一些,老臉有些發熱。

他向來要麵子,可今日這老臉算是丟完了。

時辰到了,宮門開了,文武百官有序步入皇宮。

早朝上,鳳城寒過問了長安王的案子,又問了西州災民回西州的事,問完無事啟奏,便直接退朝了,雲太傅也冇有提冷妃對貴妃不敬的事。

雲太傅以掛念貴妃身體為由,入了後宮。

倚雲殿內,儷貴妃正擰著眉抄寫佛經,手已經抄得痠軟,卻不能停下來,將最後一點抄完,一本佛經便算是抄完了。

雲太傅冇等宮人通報,就裹挾著怒意,直接走進殿內,宮人們也不敢阻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