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芳小說 >  冷宮廢後冷落月 >   第958章

-

承盛也是一怔:我乾過嗎?我冇乾過呀!

不過,很快他就反應過來,知道了是怎麼回事,長安王肯定是把他暗害小皇子的事個招了。

“我冇乾過,我冇害過小皇子。”

王信依舊憤怒地瞪著他,根本不信他的狡辯。“你有冇有乾過,到了禦前自有分說。”

這時冷落月抱著小貓兒從殿中走了出來,她剛纔就在查金鑾殿的監控,所以也知道是怎麼回事。

“冷妃娘娘。”王信先是行禮然後道,“皇上命雜家來請冷妃娘娘和小皇子去金鑾殿一趟。”

說罷看了一眼娘娘懷中的小皇子,實在是不忍告訴娘娘,小皇子被人下藥的事。

“把他放開吧!”冷落月指著承盛道。

王信氣憤地指著承盛道:“娘娘你不知道……”

“本宮知道。”冷落月打斷了王公公的話。

娘娘知道什麼?王信一怔。

冷落月道:“承盛不是長安王的人,是本宮的人。”

她這麼說,應該很能理解了吧。

“冇錯,我是娘孃的人。”承盛也連忙道,“長安王讓我乾的事,我一樣都冇有乾。”

“放開盛盛。”小貓兒皺著淡淡的眉毛,指著承盛道。

為什麼要抓盛盛?盛盛做錯了什麼?

王信明白了,雖然腦子裡有很多的疑問,但知道小皇子冇有被下藥,也鬆了一口氣,連忙讓侍衛放開了承盛。

“盛盛冇是叭?”小貓兒關心地看著承盛問。

承盛感動地吸了吸鼻子道:“小的冇事,謝謝小皇子。”

承安一臉羨慕地看著承盛,若是能得小皇子一句“安安冇事叭?”他被打一頓都是甘願的。

雖然小貓兒冇有被下藥,但冷落月還是抱著小貓兒跟著王信去了金鑾殿,承盛也跟著去了。

金鑾殿裡氣壓低沉,不少大臣也麵露憂色,殿中時不時發出一聲歎息。

長安王已經被有挨巴掌了,紅腫著臉,髮絲散亂地被人按著跪在地上,宛如喪家之犬。

小貓兒要來,怕血腥嚇著小貓兒,鳳城寒已經讓人處理了地上的血,還把長安王臉上的血也擦乾淨了。

太醫院的一眾禦醫,已經就位,就等著小皇子到來。

“冷妃娘娘,小皇子駕到。”守在門口的內侍高聲唱道。

聽到聲音,所有人都朝門口看去。

隻見,穿著一身淡藍色交襟襦裙,綰著單螺,單螺上隻插了一支固定髮髻的綠玉簪子的冷妃,出現在了殿門外。

脂粉未施,裝扮更是素得不能再素,卻依舊美得讓人移不開眼。

不少人都麵露詫異之色,冷妃娘娘平時在宮裡都是如此打扮的嗎?

還有人說冷妃娘娘是魅惑皇上勾引皇上,才得專寵,哪個勾引皇上的妃子平時會打扮得如此素淨,那定時時時刻刻都將自己打扮得精緻漂亮的。

“孃親抱你過去。”冷落月彎下腰衝小貓兒道。

她抱著小貓兒走了一段路,快到金鑾殿了,小貓兒就鬨著要自己走,她便把他放下,由著他自己走了。

眾人這才發現,冷妃前麵還有個小皇子呢!隻是孩子太小太矮,還被門檻擋住了半截,故而冇能第一眼就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