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芳小說 >  冷宮廢後冷落月 >   第550章

-“冇錯,冇錯。”衛答應點頭。“你以後也彆往我們跟前兒湊,這冷宮裡的菜和雞,還有廚房,你都不能動,因為那都是落月和我們一起弄出來的。”

馬太妃冇有想到,這冷宮會這麼好,竟然與冷妃有關。

雖然宮中也有一些有關冷宮的傳言,但是馬太妃和鳳昭兒之前都是老老實實,默默無聞的待在朝顏宮裡,故而也冇聽到過那些傳言。

這冷宮裡的人都是向著冷妃的,她卻因為栽贓陷害冷妃被打入了冷宮,這……

她現在改口說栽贓陷害的人是她的女兒,她隻是給女兒頂了罪還來得及嗎?

估計就是說了,也在大小姐她們麵前也討不了好吧!畢竟,那也是她的女兒。

馬太妃默默的端著自己的膳食回了房間,吃完後來放碗,徐太嬪她們還在邊唱歌邊喝酒呢!

月上柳捎,前頭更是傳來了歌聲和樂聲。

馬太妃藉著月光,去了前頭,隻見牆角燃著篝火。

大家藉著火光,邊歌邊舞,一旁還有人在彈琵琶吹笛子。

“怎麼也飛不出,花花的世界,原來我是一隻,酒醉的蝴蝶……”

舞姿翩翩,歌聲優美。

馬太妃站在樹後,一臉羨慕地看著快樂歌舞的人,手指摳著樹皮,她好想加入啊……

兩日後

天已經微亮,大臣們在南宮門外排著隊,等著進宮上早朝。

這夏日早朝,不似秋冬那般冷,大臣們一個個的倒是都精神得很。

“王爺早啊!”穿著蟒袍的長安王到了,大臣們紛紛拱手問早。

長安王打了個哈欠,高冷的點了點頭。

白禦史看了一眼打著哈欠的長安王,又見他眼下青黑,便想起昨日看的那本書。

看到那本書時,他就隱隱覺得那書中的老王爺和長安王很像,但又覺得不可能,因為長安王勢大,這再狂野的書生,也不敢寫書編排他。

但是見長安王這一大清早的就阿嗬欠連天,神色疲憊,腰也微微彎著,怎麼看都像是“勞累”過度的表現。他覺得那狂野蘇生寫的可能真的是長安王,那書中的老王爺,不但夜禦兩女,還夜夜做新郎,自然也是像長安王這般,精神不濟。

“近日,本官聽說了一首詩,諸位同僚與本官來一起品鑒品鑒。”禦史大夫笑嗬嗬的說道。

白禦史看向自己的上峰,心想,謝大人要讓大家品鑒的詩該不會是那一首吧!那首詩近來在京都還是挺火的,討論度也甚高。

“何詩?”戶部侍郎問。

禦史大夫搖頭晃腦的吟道:“十五新娘五十郎,蒼蒼白髮對紅妝。鴛鴦被裡成雙夜,一樹梨花壓海棠。”

這孔禦史六十有五,是一個十分正派的人,家中隻有一妻一妾,且妻妾與他年歲相差不大。作為一個禦史,他十分看不慣,朝中這些大臣年紀一大把了,還納個比自己孫女兒大不了幾歲的人。

昨日他聽兒子念起這首是詩,覺得十分的諷刺,便決定今日念給大夥兒聽聽,讓大家知道,自己這蒼蒼白花對著紅裝,和自己老梨樹壓了嬌嫩的海棠花,是何等的不美。暗暗勸大家年紀大了,就不要重欲了,免得被人在背後嘲笑,晚節不保。

聽到這首詩長安王便皺了皺眉,因為他今年正好五十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