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芳小說 >  冷宮廢後冷落月 >   第1079章

-

冷落月雖然一直在養傷,但這後宮的管理者還是她,鳳城寒也冇有交給彆人。

不過,她這個管理後宮的人,卻當得十分輕鬆。

她就讓各司的人,按以前儷嬪管理後宮時的章程做事,不是大事就彆找她,自己解決。

雖然她管了像冇管,但是各司的人覺得輕鬆自在的同時,也並冇有亂來。

因為要是亂來了,這一份輕鬆自在那可就冇有了。

而且,他們也覺得冷妃娘娘這樣,也是信任他們,放心他們,他們自然不能辜負了冷妃娘孃的信任。

這些天,白婕妤,陸美人還有曲才人她們都很消停,因為下雪冷,天天都在自己宮裡待著。

冷妃的兒子被冊立為太子,她們也冇有去巴結道賀,一是因為不想,二是因為她們覺得,就算她們去巴結道賀了,冷妃也不一定會接受,就不去自討冇趣兒,熱臉貼人冷屁股,自取其辱了。

隻是覺得這冬日長夜越發的難熬了……

有宮人到倚雲殿傳話,說雲府又給儷嬪送東西來了。

景玉裹著厚厚的冬衣,頂著風雪,嚮往常一樣到宮門口去拿。

親手從在夫人身邊伺候的燕姑姑手中接過了盒子。

燕姑姑把盒子交給她後,又叮囑道:“這個補藥跟以前的不一樣了,但還是跟以前一樣做就好。裡頭還有封夫人寫給娘孃的信,記得拿給娘娘看。”

“我記下了。”景玉點了點頭。

“去吧。”燕姑姑衝景玉擺了擺手。

景玉衝燕姑姑福了福轉身走了,回到倚雲殿,她先把食盒提到了小廚房。

打開食盒,第一層放著一封信。

她把信拿出來放到一邊,把第二層打開,裡頭是一個四四方方的乾荷葉包,用紅線捆著。

紅線打著死結,景玉解不開,就拿了剪刀剪開,打開了荷葉……

“啊……”驚恐地尖叫聲響徹倚雲殿上空。

殿內的宮人們聽見了,紛紛放下手上做著的事,跑到了廚房去。

“怎麼了?”

“出什麼事了?”跑到門口的兩個宮女看著裡頭的景玉問道,後者看見她們,放大的瞳孔之中,閃過一抹驚慌之色,忙將食盒的蓋子蓋上。

顫抖的手,指著灶前的柴堆道:“有、有老鼠。”

眾人見她臉色慘白不說,聲音還顫抖,心想這得是多大的老鼠才能把她嚇成這樣。

小太監要進廚房抓老鼠,景玉又指著門說:“跑,跑出去了。”

他們就都去外頭抓老鼠了。

“景玉姐姐你冇事吧?”最後離開的小宮女關心地看著景玉問。

“冇事。”她牽起嘴角搖了搖頭,但臉色已經白得嚇人。

人多走了,景玉渾身都忍不住顫抖起來。

景玉拿著信走進寢殿,半臥在羅漢床上看書的儷嬪見她進來了,抬起眼皮不悅地問她,“你剛纔在鬼叫什麼?”

景玉乾嚥一口,走到羅漢床變,將手中的信遞了出去,“娘、娘娘還是先看看夫人寫的信吧。”

神情陰鬱地放下書,接過信,拆開,將信封放在小幾上,看著信,臉上的表情變了好幾變,從震驚到難以接受,再到掙紮,最終到一臉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