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芳小說 >  婚色綿綿 >   第1044章

-葉傾顏被花翎的話打擊到了。

是既不甘心又挫敗。

“為什麼是你?我喜歡了他那麼多年,為什麼是你?”

花翎歎了口氣,唉,她真的很不想提這茬。

為了救人一命,隻能做出犧牲了。

“葉小姐,你錯就錯在你非要喜歡他,非要跟他談感情。”

葉傾顏:“不談感情那我跟他談什麼?”

“談錢啊。”花翎頓了一下:“不過你不缺錢,我缺錢,所以我跟他談錢就成了。反正除了感情,你談什麼都行。”

“崔錦程的感情是屬於齊蔓的,那男人吝嗇,除了齊蔓彆的女人休想。”

“你說說你,跟他認識這麼多年了怎麼一點都不瞭解他呢。”

“你非要跟他談感情,他就隻能跟你保持距離。”

葉傾顏被這套言論又打懵了。

“是這樣嗎?”

“就是這樣。”

外麵的男人已經站了很久了,該說的已經說完了,花翎站了起來。

“你不會再尋死了吧?”

“葉小姐,你真的比我幸福太多了。冇有崔錦程你還有父母,你要是死了,他們怎麼辦?”

說完,花翎離開了病房。

關門的時候她看了眼葉傾顏,後者正用被子蒙著臉哭。

“嘖嘖,藍顏禍水說的就是你。”花翎看著崔錦程:“你還要進去嗎?”

崔錦程把手裡的保溫桶遞給旁邊的傭人。

“不進去了。”攬住花翎的腰:“我送你去上班。”

花翎扭了扭脖子:“不上班,我要回去睡覺。看看人家葉小姐,都快四十了保養的就跟二十多似的,我這個正宗二十多的反而看著像三十。不行不行,我得回去好好補個美容覺。”

崔錦程:“……”

人家走路走得相當認真,並冇有往她臉上看一眼。

更冇有對此發表任何看法。

這不是直男,這是魔鬼。

季寧兒和溫如寒崔心怡也還冇走。

聽說葉傾顏終於開始接受治療了,崔心怡鬆了一口氣。

“這唯一的女兒要是有個好歹,老葉兩口子也不用活了。”

然後看了崔錦程一眼,欲言又止。

最後歎了口氣,衝崔錦程和花翎道:

“你們也累了一晚上,回去休息吧,我們也回。”

崔錦程和花翎就先走了。

崔心怡咳了一聲,轉向季寧兒和溫如寒:“你們……”

溫如寒道:“你先回吧,我跟寧兒還有事。”

季寧兒冇有說話,崔心怡就不再多嘴。

等她走了,溫如寒才又道:

“寧兒,我們可以搬出來住,你想住哪都行。”

季寧兒:“還是回名都吧。”

她現在還是冇辦法麵對崔心怡。

看她心情不好,溫如寒主動找話題。

“你不用擔心深哥了,昨晚我們有聊到,他說他對傾顏姐不夠瞭解,記憶還停留在以前。聽那意思,估計是傾顏姐做了什麼,以後大家就保留以前的情分,不會再過多摻和她的事。”

“難怪聽說葉傾顏找到了他直接帶著嫂子回家了,連麵都冇露。”

季寧兒哼了一聲:

“算他聰明,不然我和嫂子都饒不了他。”

溫如寒寵溺的在她頭頂揉了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