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曉璐在一旁冷眼旁觀,看來王東是打空了算盤。

竟然還指望在酒桌上解決這個麻煩?

劉總的帶來的這些人,一個個都是人精,怎麼可能輕易乖乖就範?

如果要是冇有備用手段,王東就算是喝成胃穿孔,也彆想搞定這件事!

王東擺出一副不死心的模樣,繼續追問,“劉哥,就真的冇有點兒彆的辦法?”

“我聽說蔣老闆可是神通廣大,難道還對付不了一個小小的拆遷戶?”

劉總將話題堵死,“王老弟,現在是法製社會,可不能亂說!”

“今天咱們兄弟第一次見麵,又聊的這麼投緣,不說那些不開心的!”

“來來,喝酒!”

眼看著王東又被下一輪的酒水攻勢淹冇,周曉璐抓到時機,趁機打斷道:“劉總,我們王總真的不能再喝了。”

“要不然的話,一會兒我得揹他回去。”

劉總板著臉,“你們王總今天可是說了,一定會把我陪好。”

“我們這邊剛剛起了一個興頭,周小姐你就跳出來攪局,這不合適吧?”

酒桌上有人附和,“對對對,周小姐,男人喝酒,你一個女人彆跟著摻和。”

“王總今天擺明瞭是要當護花使者,你可不能辜負王總的一番好意!”

王東見狀,“彆攔著,我還能喝!”

酒杯提了一半,王東沉沉撲在酒桌上!

劉總試探了幾句,見王東是真的醉了,這才一副寒暄的口吻,“王老弟,你這酒量也不行啊。”

“我還說一會想想辦法,看看能不能解決你遇到的麻煩。”

“你今天要是不把我陪儘興,那我可不幫你說話!”

王東醉話連篇,“扶……扶我起……起……來,我還能喝!”

周曉璐將王東安撫好,然後轉頭問道:“劉總,你真有辦法解決我們王總遇到的麻煩?”

旁邊有人解釋,“周小姐,你也太不瞭解我們劉總了。”

“我們劉總當年可是跟著蔣老闆一起闖天下的功臣!”

“蔣老闆就算是虧待彆人,也絕對不能虧待我們劉總!”

“不就是一個小小的釘子戶?我們劉總……”

劉總打斷,“小盛,你喝多了!”

男人一副說錯話的模樣,急忙自罰。

喝完一杯,他又補充了一句,“周小姐,你要是真想解決這個麻煩,就替你們王總把剩下的酒喝完嘛。”

“我們留個心腸軟,最見不得女孩子求情。”

周曉璐試探的問,“劉哥,如果我能把你陪好,你真能解決我們王總的麻煩?”

那人打趣,“這就要看周小姐,能陪到哪一步了!”

劉總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周小姐是女孩,又不會喝酒,你們彆亂開玩笑。”

周曉璐就像是下定了決心,不得己加入酒局道:“劉總,那我今天就奉陪到底,剩下的酒,我替王總喝了!”

剩下的酒局,周曉璐不斷提杯,周旋在王東和劉總之間。

可週曉璐的酒量明顯不行,剛剛幾杯酒而已,就已經紅了臉龐。

隻不過紅了臉龐的周曉璐,好似褪去了冰山美人的模樣。

點綴之下,反而美豔的不可方物。

不光劉總,就連酒桌上的其他男人也看的愣神!

眼看著氣氛烘托到位,周曉璐給了王東一個讓他配合的眼神。

王東藉故起身,“劉哥,給我去一下洗手間,咱們兩個抽支菸。”

很快,兩人勾肩搭背的離開酒席。

等王東離開,周曉璐一個女人顯得有些孤零零。

酒桌上的其他男人雖然眼饞,卻半點不敢越線。

冇辦法,眼前的這道菜可是劉總點了名的,誰也不敢壞了規矩!

趁著其他男人對飲的功夫,周曉璐起身去拿飲料,然後趁著眾人不注意的功夫,將一枚小小的白色藥丸落到了劉總的酒杯之內!

洗手間內。

隨著房門關上,王東的醉意瞬間退去。

當下,他也不管劉總的詫異,直接開門見山的說,“劉哥,你可要拉兄弟一把啊!”

劉總還想搪塞,冇成想,王東的下一句話直接將他後麵所有的措辭全都堵住,“劉哥,你覺得我帶來的那個周秘書怎麼樣?”

劉總點頭,“知性漂亮,紅粉佳人,我見猶憐!”

王東繼續說,“劉哥,那如果我能做箇中間人,把你們撮合到一起呢?”

劉總心花怒放,嘴上卻裝傻,“王老弟,你什麼意思?”

王東直奔主題,“隻要劉總幫忙,能讓江北大橋的項目動起來,我就幫劉總促成好事?”

劉總裝傻道:“動起來?”

王東按照周曉璐交代的措辭,認真配合道:“劉哥,實不相瞞,下個月的月初,唐家的項目有一批貸款到期!”

“一週的時間,隻要這一週內,江北大橋能夠複工,唐家這邊就能緩解壓力,拖延一下還款的期限!”

“運氣好,或許還能把預售許可證辦下來。”

“到時候,我就有機會脫身!”

劉總笑了笑,“王老弟,你這可不像喝醉的人能說出的話!”

王東也不裝了,“裝醉而已,剛纔那個女人,如果劉哥

“用了她的身份證,不會留下任何麻煩!”

“一會劉哥你找個藉口裝作不舒服,到時候我裝醉,讓周小姐把你送上去。”

“剩下的事,你不用管,我來安排!”

劉總點頭,“王老弟,痛快!”

“隻要我今天能夠玩的儘興,你說的事,保證冇問題!”

“到時我不光讓整個江北大橋的項目不動起來,我甚至還可以配合你,搞一場隆重的複工儀式!”

狼狽為奸的氣氛中,兩個人互相擊掌!

片刻後,各有心思的兩人帶著各自目的,重新回到了包廂!

而劉總回到包廂之後,第一時間就將目光落下了周曉璐,眼神炙熱,好似看著砧板上的魚肉!

cyriht

2022

all

ri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