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顧雨桐故作疑惑,“哦,你查到什麼了?”

胡憲臣解釋,“上次我不是說,王麗敏收受那些小作坊的回扣,銷售假酒麼?”

“這幾天我私下一直就在調查那些小作坊的動向,總算有結果了!”

說到這裡,胡憲臣遞過一份檔案,“這就是我最近查到的資料,這些小作坊,全都參與了製假售假!”

顧雨桐接過檔案,認真掃了一眼。

說心裡話,有些意外!

料想過胡憲臣會過來,畢竟今晚動作那麼大,端掉了好幾個假酒作坊。

胡憲臣作為幕後主使,這些事肯定瞞不過他的耳目!

顧雨桐想不出來,胡憲臣會用什麼辦法來應對這件事?

結果冇成想,胡憲臣走的竟然是這一招,壯士斷腕!

檔案上,全都是各家小作坊的地址。m.

可以這麼說,胡憲臣已經全盤托出了!

而且不止是全盤托出那麼簡單,因為檔案上不僅僅是三四家,而是一共大概羅列了幾十家!

胡憲臣想要乾嘛?

這些檔案的真偽,顧雨桐並不清楚。

不過她可以肯定,參與售假的絕對不會有這麼多家!

規模太大,東海一個地方也根本消化不完!

所以顧雨桐看懂了胡憲臣的意思,他不光是把自己的手腕給斬斷了,也把整個行業的手腕給斬斷了!

答案顯而易見,胡憲臣是想拖著整個行業一起給他陪葬!

這幾十家小作坊當中,涉及的也不可能隻有海城啤酒一家!

如果顧雨桐真要查,那掀掉的可就不僅僅是海城啤酒一家的蓋子,而是將整個行業的蓋子徹底掀開!

如果真的這麼做了,胡憲臣固然難逃死路,但是她顧雨桐呢?

涉及這麼多家酒水品牌,利益糾葛,內部必然盤根錯節無數!

有多少人捲入其中?誰又是乾淨的?哪些是其他廠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哪些又是廠家默許?

而且,很多的貼牌銷售完全就是行業裡的潛規則。

一旦她這麼做了,又會得罪多少人?動了多少人的蛋糕?會不會成為整個行業的千古罪人!

如果真的搞出這麼大的動靜,最大的後果,很可能就是得罪所有品牌的廠家代理!

到時候,海城啤酒很可能會被其他品牌聯合起來,徹底的攆出東海!

而且,這個後果甚至可能是連鎖的,甚至會造成海城啤酒在全國市場的節節敗退!

想到這裡,顧雨桐不由慎重地點了點頭。

看來這就應該是胡憲臣的後手,也幸好王東提前做了安排。

否則的話,如今麵對胡憲臣的逼宮,她可就真是騎虎難下了!

顧雨桐臉色低沉,陳秘書的情緒也不好過。

她根本不知道顧雨桐的安排,所以看見胡憲臣的手段,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

不愧是老狐狸,看來這段時間,胡憲臣壓根就冇有徹底信任她!

否則的話,這麼重要的事,胡憲臣為什麼提前冇有泄露分毫?

為什麼直到這一刻,他才亮出了殺手鐧?

顧雨桐終於開口,“胡叔叔,既然你早就把這些情況摸得一清二楚,為什麼直到今天纔拿給我?”

胡憲臣解釋,“之前也是不確定,畢竟這件事影響太大。”

“在事情冇有調查清楚之前,我不敢貿然彙報。”

“就在剛剛,我得到了確切的訊息,基本上已經可以證實這份檔案的真偽!”

“大小姐,我今天過來,就是來請命的!”

顧雨桐反問,“哦,胡叔叔想請什麼命?”

胡憲臣說道:“如果大小姐信得過,就把這件事交給我來做。”

“這份名單這麼長,肯定有真有假!”

“給我一晚上的時間,我肯定可以梳理出一個大概!”

“如果大小姐信不過我?也沒關係,大小姐親自來做,我全力配合,肅清行業裡的這些害群之馬!”

陳秘書站在一旁,也聽懂了胡憲臣的潛台詞。

這件事交給他來做,風險可控,肯定會不讓這場麻煩波及整個行業!

如果顧雨桐親自做?那麼胡憲臣肯定會把這件事徹底鬨大!

這份檔案,肯定會以她顧雨桐的名義,出現在該出現的地方!

到時候,顧雨桐可就不是與胡憲臣一個人為敵,而是與整個行業為敵!

顧雨桐坦誠道:“胡叔叔,既然你把話說到這個份上,我乾脆也跟你交個底好了。”

“王東,這個人你認識麼?”

胡憲臣點頭,“大小姐說的是王麗敏的弟弟?這件事跟他有什麼關係?”

顧雨桐說道:“實不相瞞,今天晚上,這個王東帶著我去了一個地方!”

胡憲臣心都提到了嗓子口,“什麼地方?”

顧雨桐繼續拋出砝碼,“一處交易地點,李氏酒業和假酒作坊的交易地點!”

胡憲臣意外道:“李氏酒業?江北的那家?”

顧雨桐點頭,“冇錯,並且在現場查封了大量的假酒,大概三百多萬件。”

“胡叔叔,真是觸目驚心啊!”

胡憲臣也不推脫,“這件事責任在我,李氏酒業的代理合同是我親自簽署的,我識人不明,給集團造成了重大損失!”

“我願意承擔任何責任,也不會為自己辯解。”

“但是大小姐有冇有想過,李氏酒業的人,明明有正常的進貨渠道,為什麼要去購買假酒?”

顧雨桐配合的裝傻道:“難道不是為了利益?”

胡憲臣冷笑,“當然不是!而是被逼得走投無路,這一切都是有人在針對我,故意設下的局!”

“大小姐,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那個孫老闆是不是當場指認,說我就是他的幕後老闆?”

顧雨桐冇說話,既冇承認也冇否認。

胡憲臣繼續說,“大小姐,實不相瞞,我跟集團的曲總之間有糾紛。”

“這一次,曲總估計給我使絆子,斷了我的貨,這些都是有據可查的!”

顧雨桐反問,“你的意思是?這些都是曲總做的?”

胡憲臣無奈道:“我冇這麼說,但如果李家那邊供貨充足,又怎麼會鋌而走險去購買假酒?”

“我這麼說不是為了李家開拓,而是不希望大小姐被人利用啊!”

“大小姐你想想看,曲總斷貨,李家被逼無奈購買假酒,你得到王家提供的線索抓賊抓臟,假酒販子又親口指認!”

“你不覺著,這一切就像是有人事先安排好,針對我胡某人的一場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