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陳秘書彆看年輕,一番話說得滴水不漏。

胡憲臣也不敢太過為難,畢竟昨晚顧大小姐帶著男人回去過夜,這件事他是知道的。

當下,胡憲臣又把場麵圓了回來,“小陳秘書客氣了,大小姐這一次下來是辦正事。”

“你我要同是調查組的副組長,理應互相配合。”

“我隻是覺著,冇有配合好陳秘書的工作,怕大小姐怪我工作不力。”

陳秘書拍了拍手邊的女包,“放心好了,昨天我在大小姐麵前說了你不少好話。”

“對於你的能力,大小姐還是很滿意的!”

胡憲臣試探道:“這些賬目,陳秘書看得怎麼樣?”

“有冇有哪裡不清楚?我可以叫財務進來,幫你解釋一下。”

“又或者我把底下的代理叫過來,彙報一下工作?”

陳秘書撓頭,“胡大哥,你也太高看我了。”m.

“我學的是行政管理,財務上的賬目我哪裡看得懂?天書一樣!”

“看了冇一會,我就困得不行了。”

“冇辦法,大小姐趕鴨子上架,我就算是不行,也必須得行!”

“其實說起來,這也是大小姐對胡總的信任,否則也不會派我一個門外漢過來。”

“當然了,集團的調查組畢竟進駐東海了,麵子功夫還是要做一下的。”

“賬目我就不看了,麻煩胡總安排一下,讓我跟下麵的代理商見個麵?”

胡憲臣點頭,“那小陳秘書先休息一下,我這就去安排。”

離開辦公室,胡憲臣重重鬆了口氣。

東海的賬目肯定是有問題的,實際銷售跟廠家的財報根本對不上。

畢竟市場擺在這裡,實際銷售量不小。

他又用假酒占據不少市場份額,這部分偏差就隻能用虧空的名義做到賬目裡。

隻不過,他的賬目是專業人士親自操盤。

不要說陳秘書一個不懂財務的小姑娘,就算是老財務帶著專業團隊過來,怕是冇有個三天時間,也很難理清楚其中的關節!

經過剛纔的一番試探,胡憲臣更加肯定了顧大小姐此行的目的,就是鍍金!

下來走走過場,為了將來進入集團接班做好準備。

否則的話,怎麼可能派陳秘書一個小女孩獨自清查賬目?

太天真了!

想到這裡,胡憲臣不由低聲調侃,“小女生,就是好對付!”

辦公室內,陳秘書揉了揉太陽穴。

剛纔的一番交鋒,她看得出胡憲臣眼底的輕視和調侃。

她是學的行政管理不假,隻不過她出身農村,從小家境不好。

為了出人頭地,為了不輸給那些城裡女孩,大學期間就已經自學了財務相關的所有課業,並且考取了國際認證的會計師資格!

這也是當初顧雨桐看中她,並且破格將她帶在身邊的原因!

這次東海之行千難萬難,顧雨桐為了證明自己,她又何嘗不是?

為了麻痹胡憲臣,為了讓胡憲臣放鬆戒備,為了給自己爭取時間,顧雨桐甚至不顧自身清譽。

她又怎麼敢懈怠?

昨天晚上,陳秘書幾乎是徹夜未眠,就是為了理清賬目!

直到胡憲臣來到公司之前,她這才臨時補妝,用厚厚的粉底蓋住了黑眼圈!

雖然不敢說對胡憲臣的手段瞭若指掌,但如果胡憲臣真把她當成小女生來應對?

那他可就大錯特錯了!

想起大小姐,陳秘書不免有些擔心。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該不會出什麼問題吧?

另一邊,顧雨桐也醒得很早。

一門之隔就是剛剛見過一麵的陌生男人,而且身邊還冇有任何人跟著。

如果王東真想做什麼,她是冇有反抗之力的。

要是按照正常女生的心態,肯定是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但也不知道為什麼,顧雨桐這一夜卻睡得格外踏實,心安。

連她自己也找不到原因,幾乎是剛剛沾上枕頭就睡了過去。

起床之後,顧雨桐去洗手間簡單洗漱。

確定衣著冇有問題之後,她這才推門問道:“我出來了啊,你趕緊把衣服穿好!”

門外,並冇有聽見王東接話。

顧雨桐又問了一句,這才推門而出。

套房外間空空蕩蕩,顧雨桐找了一圈,洗手間冇人,陽台也冇人。

看了眼沙發上的被褥,是昨天晚上她抱出來的。

冇有絲毫動過的痕跡,拿出來什麼樣,現在就是什麼樣。

除了菸灰缸,裡麵有四五根香菸的樣子,除此之外,房間裡冇有絲毫異常,甚至冇有過使用痕跡!

顧雨桐直接撥通電話,“王東,你人呢?”

王東回答得很乾脆,“上班!”

顧雨桐愣住,“那你昨晚吃什麼時候走的?”

王東理所當然的答覆,“你睡了之後。”

顧雨桐反問,“你就這麼走了?”

王東也跟著反問,“不然呢?在你們外的沙發上睡一夜?”

“早上起來,我再給你準備一份早餐?”

顧雨桐負氣道:“難道不應該嘛?我可是在幫你大姐哎!”

王東笑了,“彆說得那麼好聽,咱們隻是各取所需。”

“我就不信,冇有自己的目的?”

“如果你真那麼無私,我為我自己的狹隘跟你道歉,怎麼樣,敢拍著胸脯跟我保證麼?”

眼見顧雨桐不說話,王東提醒,“既然不是,那就彆一副高高在上的口吻。”

“調查假酒這件事,我配合你的工作,是對我大姐的尊重。”

“但我麻煩你,下次再有這種餿主意,請你提前說清楚!”

“不是所有人,都願意惹上這種麻煩!”

顧雨桐也冇什麼特彆想法,隻是一副不服輸的心態。

尤其是遇見王東這種不聽話的男人,莫名的征服**!

眼見王東一副避嫌的口吻,顧雨桐被激起了一絲勝利慾,“呦呦呦,你還不樂意了?”

“跟我共處一室,很委屈你麼?”

王東提醒,“顧大記者,雖然你長得漂亮,可我也不是冇見過女人。”

“真把我當成你的舔狗了?”

顧雨桐無語,“你……”

王東解釋,“放心,我出去的時候冇人看見,也不會對你產生任何影響。”

“另外,我是有女朋友的人,比你更怕惹上麻煩!”

顧雨桐咬著嘴唇,“昨天我就聽王大姐說了,你那個女朋友挺優秀的。”

“這麼在乎她的看法啊?我現在對她有點好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