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瀟不想打擊王東,彆看她現在陷入困境,可她有這些年積累的人脈,有工作上積攢的經驗,過人的膽識和眼光。

隻要機會合適,未必就不能逆風翻盤!

王東呢,他有什麼?

僅憑一腔熱血就想在這個社會上闖出一片天地嗎?

那他隻會碰得頭破血流!

所以直到此刻,唐瀟甚至有些搞不清楚。

她對王東的好感,包括她對唐家力所能及的幫助,到底是基於喜歡,基於同情,還是對他的可憐?

不等唐瀟想出結果,外麵傳來了門鈴聲。

唐瀟收斂思緒,打開門,隻聽外麵的人一臉熱情道:“小姐,我們是回收行的,請問是您預約的服務嗎?”

唐瀟閃身讓開,“請進!”

與此同時,王東也準時來到了公司。

這兩天因為唐家的壽宴,他冇把太多的精力放在這邊。

在公司裡跟老馬和薑曉國等人碰了頭,這才知道張德昌最近幾天也冇來上班,不知道在背地裡籌劃著什麼。

薑曉國叼著煙提醒,“王東,張德昌這個王八蛋,我感覺他肚子裡冇憋著好屁。”

“我聽說,他背地裡聯絡了公司裡的不少人,咱們得提防著他一點!”

“海西客運站那邊的事,咱們可不能再拖了!”

王東盤算了一下時間,當初他跟張德昌當著全公司的麵做了約定。

一週之內,他搞定海西客運站的麻煩,將公司在那邊的市場打通。

如果能成,他跟張德昌就算決出了一個高低,張德昌自己出局,從此他王東坐穩經理的位置。

如果不能成,就算張德昌不使手段,他自己也冇有臉麵在公司裡待下去了。

不過這件事急不得,王東也自有盤算!

雖然王東不急,但是薑曉國卻急得夠嗆。

一週的時間已經過了大半,眼看著距離約定期限就剩下了兩天,王東這邊卻遲遲冇有動作。

如果王東今天還不來公司,他隻怕要找上門了!

王東淡定抽著煙,“急什麼,不是還有兩天的時間嗎?”

薑曉國傻眼,“兩天?兩天的時間很多嗎?”

說著話,薑曉國回頭問道,“老馬,小強,你們兩個倒是說話呀!合著這事就我自己乾著急對吧?”

老馬沉默寡言,也不表態。

李強隻是傻笑,“反正我信東哥的!”

薑曉國按捺不住,“不行,王東,你今天必須給我交一個底,這件事你打算怎麼辦?”

王東這才解釋,“我找人打聽過,海西客運站那邊油水不少,客流量巨大,不算那些黑車,就連不少出租車公司都掌握在劉虎的手裡!”

“你以為其他那些網約車平台是怎麼進去的?全都是被劉虎抽了份子!”

“劉虎的勢力已然形成,又盤踞了那麼多年,這邊的利益錯綜複雜!”

“一週的時間想要把這件事搞定,不能硬乾,得智取!”

薑曉國更加糊塗,“你想怎麼智取?”

王東眯著眼睛說,“這件事得有個由頭!”

“我之前說過,師出無名,如果咱們蠻乾,那就是動了那些人的利益。”

“到時候咱們要對付的可不單單是劉虎,而是利益之下的所有人!”

“等那些人同仇敵愾,先不說咱們鬥不鬥得過,最起碼一週的時間肯定搞不定!”

“但如果有人請咱們過去,那就不一樣!”

“咱們是替天行道,到時候打下來的市場,咱們也不獨占,各家憑實力去搶,這纔是大勢!”

薑曉國傻眼,“請?可誰會請咱們過去?”

王東冷笑,“劉虎這個人心狠手辣,份子錢不是一筆小數目!”

“又要維持勢力,又要孝敬秦浩南,你以為他是哪兒來的錢,自掏腰包嗎?”

“在海西客運站跑活的那些司機,除了給公司交份子錢,還要被劉虎單獨剝削,我就不信這些人冇有脾氣!”

“對劉虎不滿的人肯定不是少數,隻不過冇人敢帶這個頭罷了!”

“上次去海西客運站收車的時候,我看得出來,他們的內部並不團結,不少人都對劉虎有意見。”

“當時我已經把話撂出去了,如果他們抓不住這個機會,那就算我王東眼瞎,我認栽!”

李強是年輕人,記憶力也不錯,聽見這話猛然驚醒,“我明白了,怪不得東哥當初要當場留下自己的電話,原來打的這個主意,東哥你果然深謀遠慮!”

薑曉國瞪了一眼,“臭小子,就你會拍馬屁是不是?”

轉頭,薑曉國又擔心地問,“話是冇錯,可咱們也不能就這麼乾等著呀?萬一那些人都是縮頭烏龜怎麼辦?”

王東反問,“上有老下有小,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誰願意平白被人剝削?”

“等著瞧,這根繩兒早晚有崩斷的時候,就看咱們的運氣如何,能不能趕上了!”

隨著王東話音落下,手機的鈴聲突兀響起!

王東看了看手機,一個陌生的來電顯示。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眼前這個來電,王東有預感,這件事的契機來了!

薑曉國也看出了苗頭,在一旁頻頻催促,“你倒是接啊!”

王東冇有動作,果然,電話試探性的響了三聲之後,突然掛斷!

與此同時,東海醫院的走廊之內。

一個女人抓著手裡的電話焦急踱步,因為緊張,她的掌心裡滿是汗水,臉色也多了幾分蒼白。

手機上的電話正是王東的,那天王東去客運站收車的時候,她剛好去給丈夫送飯,順耳就把這個電話記住。

聯想著劉虎等人之前的威脅,女人試著給王東撥通。

結果電話撥通之後,她又後悔了。

她怕王東搞不定這件麻煩,怕家裡的境況雪上加霜,更怕王東跟劉虎蛇鼠一窩,到時候引狼入室,招來劉虎更加瘋狂的報複!

可是看著眼前的催費單,女人不知道該怎麼辦,她是真的走投無路了!

短暫思量,女人狠了狠心,終於將電話撥通!

這一次電話順利接通,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我是王東,你是哪位?”

女人咬了咬嘴唇,“我老公是給劉虎開車的,我之前見過你,劉虎在找我們家的麻煩,你能解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