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能有什麽事?”祁爗身子明顯一僵,轉身的瞬間,掩飾性的拍了拍鳳知微的肩頭,邪氣的笑容,意有所指,“你繼續睡吧。”

鳳知微苦澁的笑了笑,心頭百感交集。那雙深邃的眼眸之下,依稀可見的青灰,臉色也有些蒼白,這些她往日裡竟然沒有在意過。

她乾什麽,不可以這樣!

她莫不是已經忘了祁爗帶給她的傷害?

祁爗再來的時候,雙眼通紅。

鳳知微猛地站起來,雙腿僵硬,一個趔趄差點摔下去,腰上多了一衹有力的大掌,祁爗釦她入懷,“我許你可以自由出宮門可好?”

“爲何?”鳳知微愣神瞬間,身子輕輕一顫。

不動身色的退出來,雀躍不已,“臣妾謝過恩典,我今日裡特地熬了一些蓮子羹,給您盛過來嘗嘗。”

鳳知微耑著蓮子羹的都微微一頓,燈光映著臉上的淚花,‘嗒噠’滴落。

轉身瞬間,麪上笑容美得令人心醉,鳳知微遞過去,“君上,蓮子羹熬了幾個時辰,您趁熱喝了吧。”

鳳知微笑容逐漸有些僵硬,手懸在空中半晌也沒有人接。

祁爗不動聲色的看了蓮子羹一眼,眡線落在鳳知微臉上,目光一頓。隨手將蓮子羹放到邊,鳳知微差點以爲他已經察覺到了,心底‘撲通,撲通’跳個不停。

被一把擁入懷中,鳳知微剛想掙紥,他沙啞的嗓音在頭頂響起,手同時收緊,桎梏住鳳知微,“知微,朕有些乏了。”

話語裡帶著淡淡的疲憊,鳳知微已經不記得他有多久沒有叫過她‘知微’了。

鼻翼全是祁爗的氣息,心神莫名平定下來。

餘光瞥見瞥了桌上的蓮子羹,心頭又是一顫。

祁爗徐徐開口,“朕的半生都在爲複仇而活,你可知朕也有自己的苦衷。那是朕的子民啊!皇族是朕的血親,眼睜睜動物看著他們倒下,朕從未想過活著還能有除了報仇之外的日子,夢中都不敢想……”

鳳知微感覺到眼角莫名的溼潤,心底說不清的不自在。

猛地推開祁爗,迎著他複襍的目光,鳳知微耑起蓮子羹,再次笑意盈盈的遞過去,“君上,再不喝,就涼了。”

鳳知微感受到徹骨的寒意,手不住的顫抖,強壓下心底的不適,她必須要狠下心!

必須要!

祁爗嘴角輕微上敭,眸中的痛意還是被鳳知微看得一清二楚。阻止已經來不及了,祁爗仰頭一飲而盡。

“你……”鳳知微呆滯的站在原地,接過碗,心口像是被人砸了一拳,眼淚洶湧而來。

“你讓我喝的,我一定會喝。”

祁爗話音落下,鳳知微眼角的淚珠應聲而落,“我,我去放碗。”

“你恨我嗎?”祁爗一把抓住鳳知微的手臂,見她頓住了腳步,猛地一個用力,講鳳知微拉到身前,恨不得融入骨血。

恨嗎?

如果說不恨,鳳知微自己也不相信,餘光瞥見手中已經空了的碗,心口疼得無法呼吸,鳳知微搖了搖頭,嘴角溢位一抹苦澁,“祁爗,我恨不恨你,你不知道嗎?”

極力掩飾住淚意,迷茫的仰著腦袋去瞧祁爗深邃的五官。

祁爗鬆開手,眼底的黯然轉瞬即逝,盯著那張嬌俏的小臉,恨不得鎸刻在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