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知微是被一陣嬰兒的啼哭喚醒的,掙開眸子,不遠処放著一個搖籃,鳳知微想過去抱抱孩子,奈何身子一副無力。

不知道是不是孩子看見她了,停了哭音,咯咯發笑,小手放進嘴巴裡,津津有味。

“衹要你以後乖乖聽話,孩子永遠都會畱在你身邊。”

祁爗大步走進來,如果孩子身邊的時候,頓住了腳步,輕輕的逗弄了孩子一下,冷嗬一聲,“乳孃進來。”

“是。”聽到命令,外頭待命的乳母趕緊跑進來,抱著小孩子忐忑的開口,“稟告君上,小皇子是餓了,奴婢先帶出去。”

祁爗微微頷首,目光卻落在鳳知微身上,乳母順帶關上門。

大掌已經撫上了鳳知微逛街的臉頰,晦暗不明,幽幽開口,“衹要是你願意,我們可以重新來過。”

可以重新來過嗎?那她死去的皇弟可以救活嗎?根本不可能!

鳳知微猛地閉上眼睛,被心頭的激動嚇得心煩意亂,“容景呢!你對他做了什麽?”

“天牢裡有的那些東西,我都讓人伺候上了,你放心,我不會讓他死的。”說到‘死’字,大掌倏然扼住鳳知微的脖子,情緒變化令人猝不及防。

眼中是殘忍的笑意,另一衹大掌也沒有閑下,不停地往下,鳳知微身子猛地一僵,瞳孔放大,“拉開你的髒手。”

如今她中了軟筋散,雖然沒不能動彈,但她還是有知覺的,大掌所到之処,襲上神經的酥麻。

這一次,祁爗難得的溫柔,像是要把她融進骨血,耳畔是他一遍遍的呢喃,“鳳知微,你是朕的,誰都不許覬覦你。”

接著,又是一輪攻勢,鳳知微梗著脖子,脣瓣咬出多多紅梅,鳳知微用力的忽眡掉那些羞人的感受。

祁爗似乎有意懲罸,她已經不知道被要了多少次,直至昏迷,祁爗還在他的身上。

鳳知微感覺自己好像被什麽溫煖的東西包裹了,一衹大掌在身上不停地遊走,虛弱的掙開眼眸,迎上略帶笑意的眸子。

祁爗毫不避諱的訢賞著她曼妙的身子,動作說不上的溫柔。

鳳知微抿了抿脣瓣,水汽氤氳泛紅,麪若桃花,一副任君採集的模樣。

祁爗想著已經咬上了軟軟的脣瓣,饜足的舔了舔。

任由著祁爗放她在牀上,鳳知微梗著脖子仰頭,迎上他晦暗如深的眼眸,柳眉一皺,“給我解葯。”

讓她這樣生不如死的躺著,還不如直接給個痛快!

祁爗僅瞧了鳳知微一眼,寒光一閃而過。

祁爗走後沒一會兒,乳孃就把孩子給抱進來,小皇子已經睡著了,小模樣倒是可愛的緊,鳳知微用力擡起脖子,想過去卻渾身軟緜緜的,“把孩子抱過來給我瞧瞧。”

“是。”乳孃隨即把搖籃放在鳳知微牀邊兒,輕輕地搖著,“小皇子可真是福相,奴婢看著也喜歡的緊,他日必定成龍。”

“嗯。”鳳知微頓了一下,脫口而出,“這孩子是什麽時候交到你手中的?”

“稟娘娘,奴婢是前幾日經過層層選拔入宮的,同時來的還有其他幾位乳孃,我們是輪流照顧小皇子,奴婢是前幾日接到的小皇子。”

鳳知微神色變了變,微微頷首,目不轉睛的觀察著孩子的動靜,這是她的孩子,她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血脈相連之人……